議程設置視域下對《海峽導報》轉載台灣媒體新

2020-02-14 04:47 焦点

  台灣問題媒體建構的台灣形象是民眾認識台灣、了解台灣的主要途徑,直接關系到受眾對台灣的感知和現實行動。《海峽導報》依托福建這個大陸對台交流的前沿陣地,方便獲得更多的台灣咨詢。本文將以大陸首批赴台駐點採訪的地方媒體《海峽導報》為研究對象,通過對其轉載的台灣媒體報道的內容分析,研究該報所建構的台灣形象,探究大陸地方媒體對台灣形象的建構和傳播問題。

  本文主要包括四個部分:首先介紹研究背景、意義和目的,梳理前人的研究從而提出此次研究的創新之處﹔其次對《海峽導報》轉載的台灣媒體報道進行內容分析,研究該報選擇台灣媒體報道時的特點﹔第三部分通過前文的統計分析,總結《海峽導報》建構的台灣形象﹔第四部分則探究《海峽導報》在建構台灣形象時的選擇和判斷,並且對全文進行總結和反思。

  台灣問題涉及我國的根本利益,在國際政治風雲詭譎的變換下,台灣問題及其牽扯的兩岸關系問題成為國際政治力量角逐的焦點。同時,台灣問題涉及中國內政,是億萬華人華僑密切關注的焦點,也是幾十年來不能釋懷的心結。所以,知曉兩岸的互動與往來,聯通兩岸的信息傳遞與溝通,密切中華兒女之間的聯系和情感是媒體義不容辭的責任。尤其對於大陸媒體來說,讓大陸的民眾了解台灣,了解兩岸的實時信息對促進祖國和平統一有極其深遠的影響。

  因為政治原因造成的兩岸之間的相對封閉,過去大陸對台灣知之甚少。直至2000年11月10,台灣當局頒布《大陸地區新聞人員進入台灣地區採訪注意事項》,首次開放了大陸中央級媒體赴台駐點,來自台灣的新聞才開始陸續出現在大陸媒體的報道中。但是2005年大陸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台灣陸委會終止了大陸媒體《新華社》、永利国际Ag《人民日報》的記者入台採訪,兩岸的新聞聯通再次中斷。直至2008年馬英九上台,逐漸恢復了兩岸媒體駐點採訪的正常化。2008年11月,台灣當局允許福建媒體,如《福建日報》、《海峽導報》、《海峽都市報》採用輪流的方式赴台駐點採訪,《海峽導報》因而成為大陸首批赴台駐點採訪的地方媒體。

  《海峽導報》是目前中國唯一以對台宣傳為主的綜合性市民生活報, 每天固定四至六版的台海新聞為台海新聞研究提供豐富素材, 並且福建與台灣隔海相望,具有天然的地緣優勢。《海峽導報》設有“台海版”,幾乎每天都會更新台灣新聞,其中一大部分是直接從台灣媒體中轉載報道進行二次傳播。不同於大陸媒體機構撰寫的台灣地區新聞,直接轉載台灣媒體的報道是對台灣地區情況更加真實、直觀的展示,讀者可以從台灣媒體的報道中直接體會到台灣民眾的所思所想,以及台灣本地媒體對於台灣地區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的評價與看法,從而加深大陸讀者對於台灣的了解。

  隨著日益頻繁的兩岸交流,媒體在兩岸間承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七十年來隨著兩岸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交流的不斷深入,大陸媒體對與台灣相關的新聞報道的重視程度也不斷加深。《海峽導報》地處福建,針對台灣的新聞傳播活動佔據地緣優勢。《海峽導報》設置台海頻道,轉載台灣報道,對溝通閩台同胞感情,消除兩岸歧見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同時,《海峽導報》選擇轉載台灣哪些媒體的哪些方面的報道對大陸民眾如何看待台灣也有重要的影響。

  本研究將對《海峽導報》轉載的台灣媒體報道進行分析,結合案例分析,從定性和定量兩種角度探究《海峽導報》建構的台灣形象,以及如何建構的。從《海峽導報》對於台灣媒體報道的議程設置中可以分析大陸的黨報黨媒對於台灣形象塑造的考量,

  議程設置基本觀點認為,“媒介往往不告訴人們怎樣想,而是告訴人們想什麼。” 李普曼(Lippmann)在《輿論學》中提出的觀點“人們不會像對待腦海中的“圖景”那樣直接對身外世界做出反應,而往往依靠媒介的影響”被廣泛認為是議程設置理論的根源。Cohen在李普曼的基礎上對議程設置理論進行了修訂,認為“媒介的影響是通過議程設置來實現的。媒介通過議程設置,將熱點的問題或者計劃性生產的信息傳遞給受眾,從而影響他們的思考內容。在有關議程設置的早期表達中,Norton Long認為報紙作為一種傳統的媒體是議程設置的重要媒介。報紙在公眾生活中佔據重要地位,同時也會向公眾傳遞主流價值觀,引導公共輿論,承擔著告訴人們“想什麼的”的重要角色。

  “議程設置功能”作為一種理論學說,最早見於美國傳播學者麥克斯韋爾·麥庫姆斯(Maxwell McCombs)和唐納德·肖(Donald Shaw)於1972年在《輿論季刊》上發表的論文《大眾傳播的議程設置功能》,麥庫姆斯和肖認為,大眾媒介對一些問題予以重視集中報道,並忽視或掩蓋對其他問題的報道,能夠影響公眾輿論。人們傾向於關注和思考那些大眾傳播媒介注意的問題,並按照大眾傳播媒介確定的各個問題重要性的次序分配自己的注意力,安排問題的輕重次序,從而間接達到影響輿論和左右人們的思想與觀點的目的。 由此可見,《海峽導報》作為大陸媒體對於台灣報道的轉載也同樣符合議程設置理論的觀點。

  同時,議程設置理論常被用於形象建構的研究中,如張莉對商業網站中議程設置對女性形象的建構研究。 通過對新聞媒體或其他雜志、網站的議程設置分析,探究研究對象呈現出的媒體形象。在本次研究中,研究《海峽導報》對台灣媒體報道的議程設置,就是研究《海峽導報》選擇哪些台灣媒體的什麼類型的報道進行分析,有意向的構建了什麼樣的台灣形象。

  至今為止,大陸媒體涉台報道的專著極少,研究大陸媒體建構台灣形象的著作更是寥寥。對台灣媒體建構大陸形象的研究遠多於以大陸媒體對台報道為研究對象,研究大陸媒體建構的台灣形象的文獻。並且根據知網的搜索結果,以“台灣形象”為關鍵詞搜索出來的共191篇文獻中,從文學作品、影視作品或者歷史資料角度出發的研究佔絕大多數,例如張春曉研究香港動作電影中的台灣形象, 在新聞報道領域對“台灣形象”的研究略顯不足。

  針對新聞報紙如何建構台灣形象的研究,以大陸主流媒體對台灣形象的建構為主,例如庄嚴,信莉麗對《人民日報》1984年至2012年的涉台奧運報道為例,採用定量與定性分析的方法研究大陸媒體建構的台灣體育形象。 除此之外還有對《參考消息》中的台灣形象解析,以及《環球時報》對台灣形象的解構等研究。

  總結目前已有的文獻,從數量上來看,研究大陸媒體台灣形象構建的論文較少,並且大多集中於影視與文學,在新聞傳播領域的研究尚且不足。從研究對象來看,主要集中於《人民日報》、《新華社》、《參考消息》等中央媒體,對地方媒體的關注太少,研究不夠全面和深入。從研究主題來看,很多論文選取的新聞報道的時間段距今較為久遠,無法代表新時期我國媒體對台灣形象的建構。同時,絕大部分研究的重點在於大陸報道的台灣,而非大陸轉載的台灣報道。后者可以通過分析大陸選擇什麼樣的台灣媒體報道進行二次傳播,從而更加直觀的判斷出大陸媒體對於台灣以及台灣媒體的態度。並且,從讀者角度來看,台灣媒體報道的台灣更有說服力和可信度,其影響力較大,所以更加值得研究,然而目前國內學術界對大陸媒體轉載的台灣媒體報道研究還處於空白階段。

  本文則以地方媒體《海峽導報》對台灣形象的建構為研究的核心問題,以《海峽導報》轉載的台灣媒體報道為研究對象,分析目前兩岸新形勢下地方媒體對台灣形象的建構,希望能夠填補大陸地方媒體對台灣形象的建構與傳播方面的研究空白。

  此次研究借鑒路鵬程在《台灣媒體中國的大陸圖像:對台灣主流報紙大陸新聞報道的內容分析與控制分析》中分析台灣《聯合報》和《中國時報》兩份報紙大陸新聞報道時採用的內容分析類目, 結合此次研究的研究目的設置以下9個類目考察《海峽導報》二次傳播台灣媒體報道的議程設置的特點,包括出版時間、版面大小、報道消息來源、報道體裁、報道內容主旨、報道主題、人物通訊對象報道傾向和轉載方式,回答以下三個研究問題:

  傳播學家貝雷爾森將內容分析定義為:“內容分析是對一種具有明確特性的傳播內容進行的客觀、系統和定量的描述的研究技術。” 此次研究將採用內容分析法,通過對《海峽導報》轉載的台灣媒體報道進行統計分析與整理,探究大陸地方媒體建構的台灣形象,以及如何建構的。

  本文以2017-2018年《海峽導報》轉載的台灣媒體的報道為研究對象,在《海峽導報》電子報網站上進行檢索,對這兩年間《海峽導報》轉載的所有台灣媒體的報道進行普查。其中,轉載的報道必須有明確表明具體的消息源,如標有“據台灣聯合報報道”等字樣,且報道中有明確援引台灣媒體的內容才算作有效樣本計入編碼,隻有“綜合台媒”或者“據台媒報道”視作無效樣本予以剔除。最終,篩選出有效樣本685篇。

  報道篇數是指2017-2018年間《海峽導報》轉載台灣媒體報道的篇數,是議程設置功能的直接體現。在此次研究抽取的685篇報道之中,2017年的報道共有458篇,佔總數的66,86%,而2018年隻有227篇,僅佔總數的33.13%,較17年數量銳減。

  《海峽導報》2017至2018年二次引用的台灣媒體來源共19個,其中,報紙9家,分別是《聯合報》、《中時電子報》、《經濟日報》、《中國時報》、《旺報》、《自由時報》、《美麗島電子報》、《工商時報》和《中華日報》﹔新聞網站6家,分別是台灣聯合新聞網、台灣東森新聞網、台灣三立新聞網、台灣今日新聞網、台灣風傳媒、蕃薯藤新聞網﹔雲報道2家,分別是台灣東森新聞雲報道和台灣ETNews新聞雲﹔通訊社1家,台灣“中央社”﹔電視台1家,台灣TVBS新聞報道。將同屬於一家公司的不同類型媒體合並后,共有15種媒體來源。

  由表可知,從報道篇數來看,台灣《聯合報》系是《海峽導報》進行二次傳播時被選擇最多的媒體來源,2017年至2018年兩年內共有235篇報道被轉載,佔總數的34.31%,其次是《中時電子報》和東森新聞系列,分別為161篇和146篇,中央社則被引用了64篇,《中國時報》為32篇。被引用篇數最多的前五種媒體來源均為台灣著名的親藍營或泛藍媒體,即以反台獨為基本立場,代表了台灣的“統”派民意。

  而《海峽導報》引用的15家台灣媒體中,有5家是明確的親綠營或泛綠媒體,分別是今日新聞網、《自由時報》、《美麗島電子報》、台灣風傳媒和三立新聞網,共有報道26篇,佔總數的3.80%。其中,《導報》在引用《自由時報》和《美麗島電子報》時明確的標明是“台灣親綠營媒體”。《自由時報》是台灣民進黨的機關報,站在民進黨立場反對兩岸和諧交流,代表了台灣的“獨”派民意,其“獨立”意識十分明顯。《自由時報》和《聯合報》兩份報紙集中代表了台灣島內 “藍”、“綠” 陣營的政治面貌,立場十分鮮明。(張萍萍. 台灣《聯合報》與《自由時報》關於“陳雲林訪台”報道的框架分析[J]. 東南傳播, 2009(1):56-58.)

  海峽導報轉載綠營媒體的26篇報道中,隻有3篇的報道內容主旨是兩岸相關,分別是“親綠媒體最新民調:近半台民眾贊成兩岸同屬一中”、“台媒民調:過半民眾指蔡兩岸政策不利台經濟”、“再投16億建新基地台軍宣稱防范大陸“猝然攻擊””

  傳統媒體報紙由於版面大小的限制,需要根據事件的大小、重要性決定佔整個版面的位置及面積大小。 版面大小體現報社對報道的重視程度和大眾對於信息的關注和期待。 佔據版面越大,在一定程度上說明媒體對於信息越重視。此次研究將版面大小分為小於等於四分之一版和大於四分之一版,其中,小於四分之一版的報道為643篇,佔絕大多數,大於四分之一版的報道隻有42篇,佔比6.13%。《海峽導報》在選擇台灣媒體報道進行二次傳播時,所預留的版面都相對較小。在42篇版面大於四分之一的報道中,有13篇出自東森新聞雲報道,25篇的主題為時事政治,28篇為負面傾向報道,佔總數的66.67%,遠超過負面報道總數佔總體的比例。所以,總的來看,《海峽導報》進行二次傳播的過程中,在版面大小的選擇上,負面政治新聞更容易獲得重視,從而佔有較大的版面,其中,有關台灣民眾抗議台當局政策法令的相關報道居多,例如“抗議年金改革,軍公教發起絕食抗議”、“賴清德吃高檔早餐 勞工丟饅頭抗議”等在《導報》版面上均佔有較大篇幅

  《海峽導報》轉載的台灣媒體的報道中,消息和事件通訊共有646篇。其中,台灣與大陸相關報道69篇,台灣與國際相關報道34篇,余下543篇是台灣本地新聞事件報道,佔總數的84.19%。

  《導報》選擇的台灣媒體關於兩岸關系的69篇報道中,有29篇是負面新聞報道,其中有15篇是經濟相關議題,主要圍繞著陸客減少給台灣經濟及民眾經營生活帶來的沖擊,例如報道“陸客1天不到300人 台東旅游業‘入冬’”、“去年5·20后赴台陸客少百萬,台灣10個月損失500億”、“大陸游客銳減台灣飯店業者叫苦連連‘天天過小月,淚水自己吞’”等。除了經濟議題,有關兩岸議題的負面新聞報道中時事政治議題也佔很大比重,主要是對蔡英文以及民進黨當局批判,指責其錯誤的兩岸政策害苦台灣民眾,例如“台觀光產業變‘關光慘業’,蔡當局推‘減稅救觀光’引爭議”等。正面新聞報道則主要圍繞著兩岸的教育交流和創新創業開展,例如報道“台商大陸創業夢非常地拼”等。

  《導報》選取的34篇台灣與國際相關報道中,有24篇是負面報道,佔比最大為70.59%,其中,有關台灣籍犯罪嫌疑人在海外犯罪被押解回國的相關報道數量較多,例如報道“假冒大陸警察詐騙,3台籍男子新加坡被捕”、“西班牙決定將台籍嫌疑人遣送大陸多達200多名,涉電信詐騙案”等。在相關的國家中,因為地緣關系以及歷史相關問題,日本出現的頻率最高,但都是以負面新聞報道中,和台灣敵對的形象出現,例如報道“台稱日間諜潛伏台灣,重金收買保釣船情報”、“日本不准台灣加入CPTPP”等。同時,批判台當局“媚日”、“媚美”的報道也不在少數。並且,《導報》轉載的台灣與日本沖突的相關報道中,台灣媒體筆下的大陸所扮演的角色更偏向於正面,例如“日戰機越界攔截台灣飛機,台網友怒嗆蔡當局“窩囊”:讓大陸出面吧”。

  在《導報》轉載台灣媒體報道的7個報道主題中,數量最多的兩個是“時事政治”和“軍事與法制”,分別為327篇和116篇,共佔總體的64.67%。有關“時事政治”的報道中,《導報》給予最多關注的是台灣的政黨新聞,包括台灣大選,政治活動、黨派斗爭、黨內人事調整,以及民意調查等。從《導報》轉載的台灣媒體的報道中可以看出,台灣政黨之間的斗爭十分激烈,政客互相攻擊謾罵,例如報道“馬英九接受近15小時詢問,國民黨質疑蔡當局搞政治清算”、“吳敦義痛批民進黨當局:蔡‘去中國化’制造仇恨”等。同時,台灣的政治活動也是異常活躍,先是“八百壯士”攻進“立法機構”抗議“軍人年改”,后有“勞工團體”奮起抵抗“一例一休”,蔡英文打壓“婦聯會”遭痛批。靜坐,抗議,絕食,潑漆是報道中常出現的民間團體或工會、聯會抵抗蔡英文當局的方式。對於“台獨”的報道在《導報》轉載的時政報道中佔據一席之地,但是數量較少,主要內容為台灣民眾對於台獨帶來的經濟消退和政治混亂的不滿。

  同時,台灣民意調查在《導報》轉載台灣政治新聞時受到較多的關注,全文對民調結果進行轉載的報道共有12篇,報道中涉及民調結果的報道有80篇之多。在《導報》轉載的民調中,蔡英文及國民黨的民調結果始終在下跌,例如報道“民調再創新低:蔡英文支持率僅剩33.8%”。報道中,台灣人民對蔡英文政府的不滿主要集中於兩點,一是不滿蔡當局制定的政策,不但沒有救台灣民眾於“水火”反而陷台灣經濟“不義”,例如報道蔡英文“新南向政策”遭民意打臉,近六成青年首選‘登陸’發展”。二是不滿蔡當局搞僵兩岸關系,即對台獨的鞭笞。

  在報道數量最多的“時事政治”報道和“軍事與法制”報道中,負面新聞報道佔據絕大多數。除了政治上的混斗,2017年和2018年的台灣也是“事故頻發”。先有“游覽車翻車”,后有台鐵列車事故,台灣均出動大量警力予以搜救和調查,《導報》也給予了實時的關注和轉載。在116篇“軍事與法制”報道中,有82篇是負面消息報道,佔總數的70.69%。和警方有關的犯罪報道數量最多,涉及詐騙、搶劫、偷盜、襲警等,例如報道“假冒大陸警察詐騙,3台籍男子新加坡被捕”、“嫌犯朝警車開3槍摔倒被擒”等。和台灣軍方有關的報道也多呈現負面的傾向,主要包括三方面內容,一是台灣人民投軍熱情低迷,例如報道“有人寧願賠款也要退伍”﹔二是台灣軍方能力不足,事故頻發,例如報道“流彈誤傷民眾,台軍要花2400萬整修林園靶場”、“台軍執行卸彈作業竟將飛彈摔壞了”等﹔三是台灣軍方的丑聞揭露,例如報道“台軍方再爆染毒丑聞”、“海軍士官酒店吸毒被抓”等。

  《導報》轉載的台灣科教文衛和社會生活方面的軟新聞較時政、經濟和軍事等硬新聞略顯不足,但是中立及正面報道的比例相對較高,負面報道減少。教育方面,報道聚焦於台灣教育制度僵化、高等教育不足,人才流失涌向大陸等問題,例如報道“台灣一高中校長:學生吃秤砣鐵了心要‘登陸’”、“台媒:人才外流,‘窮台’噩夢浮現”等。衛生方面,報道的主要議題是常見的食品用品衛生問題,例如報道“台9成摩托車輪胎驗出致癌物”、“6款營養品在台灣下架1000多萬罐”等。文化和社會生活方面的中立偏正面報道居多,但是報道總體數量較少,對台灣民眾的文化生活和社會活動展現的十分有限,雖有“正能量”報道,例如“兩岸青年要創京滬‘騎’跡”、“巧譯外媒用詞,余光中與馬互動多”,但是整體上仍以獵奇報道居多,例如“比連續劇還夸張小三變成親家母”、“宮廟建醮開4000桌菜被大媽全掃光”等。有關社會生活的報道還關注了台灣民眾婚戀的變化,兩岸通婚成為熱潮,越來越多的“台灣女”願嫁“大陸男”,例如報道“台媒:兩岸婚姻情勢大反轉”。

  在《海峽導報》二次引用台灣媒體的685篇報道之中,人物通訊總數為29篇,通訊對象以台灣政界人物為主。如表所示,以蔡英文和陳水扁為對象的通訊數量較少,且呈現出負面傾向性,報道內容多以批判其政令失策、言行無狀為主,例如報道“蔡英文吁用小條蕉救滯銷,蕉農傻眼網友批智商有問題”,以及“體力不行?隻見他上躥下跳—陳水扁不懼法院傳喚,又向台中監獄申請聽音樂會”。同時,以民進黨及其他黨內人士為對象的人物通訊也多以負面報道為主,4篇通訊中呈現負面傾向的報道共有3篇,1篇中立,內容均為批判民進黨及其黨內人士內斗激烈,品行不端等,如報道“稱農漁民為“下層”綠營新科議員道歉”。

  《導報》二次引用的台灣媒體報道中,對國民黨及其黨內人士的報道多為正面或中立。以馬英九和國民黨其他黨內人士為對象的通訊均有4篇,其中正面報道均為3篇,1篇為中立報道。對馬英九的報道內容多以追蹤其近期的日常生活為主,例如跨年夜逛台灣夜市,現身小學授課等,塑造了一個親民的,溫和的政治人物形象。同時,《海峽導報》轉載的關於馬英九的通訊多與兩岸關系相關,例如“馬英九現身小學授課,問學生是否知道‘九二共識’”、“馬英九談兩岸服貿協議因‘太陽花學運’中斷—是台灣自甘落后”等,符合大陸對台灣問題的政治立場。同時,《導報》在選取針對國民黨及其黨內人士的通訊時,也側重於選擇正面傾向的報道,但是主題更加生活化和社會化,而非嚴肅的政治新聞,例如 “國民黨台南市黨部主委:疼惜守護“慰安婦 ”阿嬤”、“想為孩子活久一點,連勝文減重21公斤”等。

  針對其他公眾人物和普通人的通訊偏重社會性和娛樂性,公眾人物主要為兩岸都熟悉的明星和名人,例如林志林和李敖。《導報》選取的8篇名人通訊中有4篇的通訊對象為李敖,作為出生在大陸的注明台灣作家和時事評論家,李敖頻繁出現在兩岸民眾的視野中,他的新聞也更能引起大陸讀者的關注。

  《導報》兩年內轉載台灣媒體的685篇報道中,有338篇報道是負面報道,佔總數的49.34%,佔比最大,說明《導報》在對台灣媒體報道的選擇上,偏向於選擇記錄消極事實的報道。在338篇負面報道中,有179篇報道的主題是時事政治和經濟,包括台灣大選、政治事件、黨派信息、台灣金融、財政、稅收等,佔比52.96%。軍事與法制主題的報道共有83篇,佔比24.56%,科教文衛主題的報道共31篇,佔比9.17﹔社會生活主題的報道共有17篇,佔比5.03%。這些負面傾向報道主要記錄了台灣社會貪污腐敗,財政下滑,經濟衰微,違法亂紀、教育落后、衛生事故等消極、負面、危害社會的事實,集中報道了台灣“普悠瑪列車事故”、“一例一休”政策引發的大規模抗議事件、陸客減少帶來的旅游經濟衰微等一系列負面事實。

  此次抽取的報道中,隻有64篇是正面報道,即新聞媒體報道中那些能夠體現時代特色、代表社會主流、具有積極意義,以期能引導社會氛圍良性發展的報道。其中,主題是時政與經濟的報道共16篇,佔比24.62%,主題是科教文衛與社會生活的報道分別是12篇和11篇。所以,相較於負面報道,《導報》在二次傳播台灣媒體對於台灣的正面報道時側重於選擇和社會、教育、文化相關的議題,對於時事政治的正面報道的選取則相對較少。

  在《海峽導報》對台灣媒體報道的二次轉載過程中一共有兩種轉載方式,一是部分轉載,即報道中明顯看出隻有一部分是轉載台灣媒體,剩下的部分可能是導報記者自己的報道,在報道的前后也會明顯表明其他的消息源或者導報記者的名稱,這種情況下,台灣媒體的報道隻作為一篇報道的一部分或者補充資料出現,即為部分轉載。在此次研究中,《導報》在二次傳播台灣媒體報道的過程中,共有40篇報道採用了部分轉載的方式,隻佔總數的5.84%,其余均為全文轉載,即報道全文均轉載於台灣媒體,或者不能明顯的判斷為部分轉載的報道均認定為是全文轉載。

  在40篇部分轉載的報道中,有6篇是評論,此次研究的樣本中共有7篇評論,部分轉載的評論佔總數的85.71%,表明在《導報》對台灣媒體報道的二次傳播中,對於評論這一體裁更傾向於採用部分轉載的形式,即截取原文中的一部分,加之導報記者或者評論員自己的看法。相較於其他體裁來說,評論因為其更多的主觀色彩、強烈的批評性以及敏感度,大陸媒體二次傳播的過程中對這一體裁會有更多的顧慮。

  時事政治新聞,負面消息更容易獲得《導報》的青睞,尤其是時政與經濟方面的負面報道,更容易引發大陸黨媒的二次傳播。而中立的記錄事件和傳達信息,沒有明顯消極和積極區分的報道也被大量選取。正面的,具有積極意義的報道主義集中於科教文衛和社會生活兩個主題中,但是總的來說正面報道在《導報》二次傳播的議程設置中被弱化,從而可能影響到讀者對於台灣的態度。

  在面對兩岸最敏感的“台獨”議題時,無論媒體來源是台灣的藍營媒體還是綠營媒體,《導報》一律選取了台灣媒體報道中抵制、鞭笞台獨的報道進行二次傳播。在兩岸關系的報道選擇上,涉及兩岸時事政治和經濟方面的議題多為負面新聞報道,以台灣人民對蔡英文當局和民進黨在兩岸政策方面處理失當的批評為主要報道內容。同時,《導報》也大量轉載了台灣媒體對台灣地區發展現狀的“自省”,以大陸的高速發展為對比,批判台灣發展的緩慢和疲乏。

  《聯合報》、《中時電子報》、《中國時報》、旺旺等都是典型的藍營媒體,即在政治立場上“反台獨”。《中國時報》和《聯合報》基本都有兩岸或大陸新聞版塊,所以在所有有關兩岸政治、經濟、文化相關的報道中,《導報》選擇的消息來源幾乎都是藍營媒體,《自由時報》等綠營媒體被轉載的多是民調等客觀的陳述數據的報道,且源報道中數據以外的評論部分都被省略而沒有被轉載,換上了《導報》自己的分析和評論。

  《海峽導報》轉載的台灣媒體的涉台報道中,時事政治類的新聞報道數量最多,因而政治形象是《導報》對台形象呈現的重點。《導報》通過轉載台灣媒體所報道的大量的時政負面新聞,呈現出台灣政壇的混亂無序、爭斗不休。台灣選舉的相關議題也得到了《導報》的重視,根據前文的分析,在涉及“選舉”主題的報道中,《導報》會選擇中立偏負面的報道進行二次傳播,報道的核心內容包括“選舉民調”、“藍綠爭斗”、“分裂”、“操盤”等。台灣的藍綠之間的明爭暗斗從而產生的選舉內耗一直為人詬病,在有關台灣的政治報道中體現的尤為強烈。

  同時,在台灣政治形象的呈現中,《導報》將重心放到台灣當局的形象呈現中,即以蔡英文為主導的國民黨政府。《導報》大量轉載了台灣政界、商界、社會組織以及台灣普通民眾對蔡政府的不滿和抗議報道,將蔡英文呈現為一個喪失民心的統治者、愚蠢的決策制定者和一意孤行的分裂者。而對於馬英九和國民黨,《導報》選取的報道中則多表現為中立偏正面的態度,將其呈現為一個顧全大局,有利於兩岸和平發展的維護者,對蔡當局的兩岸政策持反對意見的抵抗者的形象。

  經濟類報道的數量佔總體比重較低,反映出《導報》對於台灣經濟形象的呈現較弱。從已有的報道情況來看,《導報》轉載的經濟類新聞主要報道了台灣經濟衰退,就業困難,生產總值較低等問題,報道標題中頻繁使用了“薪水低落”、“沒飯吃”、“欠薪停業”等充滿負面感情色彩的詞語來呈現台灣經濟前景不容樂觀的形象。大量報道將台灣的經濟“衰退”和“人才流向大陸”、“台灣人選擇到大陸就業”、“大陸游客減少致使台旅游業衰退”等聯系在一起,呈現出“兩岸經濟息息相關”,甚至“台灣經濟依賴大陸”的經濟形象。並且《導報》所選擇的報道在描述台灣的經濟情況時,經常援引大陸的經濟情況作對比,例如報道“騰訊市值直逼台灣GDP”等,《導報》轉載的報道呈現出“台灣社會認為台灣經濟發展的勁頭不如大陸”的形象。

  《導報》轉載的台灣媒體報道的社會生活、法制新聞等均是對台灣社會形象的呈現。相關報道中負面新聞報道數量眾多,且多集中在對天災人禍、奇人異事的報道。其中,事故報道、違法亂紀的報道佔比最大,且報道標題中多使用“傷亡”、“身亡”、“擊斃”、“歹徒”以及“詐騙”、“檢舉”、“丑聞”等充滿負面色彩的字樣,呈現出台灣“事故頻發”、“社會不穩”的形象。關於是關於奇聞異事的報道,從標題到內容都有煽情化、博人眼球的傾向,且從標題便能判斷出報道的立場例如“赴台留學竟變屠宰工”、“天空呈現酸菜色”等,勾起讀者的好奇心,同時也呈現出台灣社會的“亂”和“異”。民生報道也多有提及,一方面是食品安全衛生醫療相關的負面新聞,一方面是台灣民生政策的中性偏負面的報道,均顯示出台灣民生狀況“差”,人民生活“苦”的轉台值得注意的是,《導報》選擇了較多的兩岸婚戀新聞,越來越多的台灣女想要“嫁”到大陸來,從側面反映出台灣人民的需求得不到滿足。

  整體來看,《導報》轉載的台灣文化相關的報道數量較少,所以台灣的文化形象呈現的不全面。在數量有限的報道中,中立報道和負面報道居多,在文化形象的呈現中,《導報》著重於台灣教育的報道,並在題目中使用了帶有負面感情色彩的詞語,揭露了台灣教育存在的問題,例如,教材“媚俗”、學生“不夠用工”、小學餐飲“黑雞塊”問題等,呈現出台灣文化教育實力較弱,審查不嚴的形象。同時,《導報》轉載的台灣教育報道中,和大陸教育進行比較的佔據一大部分,報道題目中的“留大陸”、“大陸留學”、“人才流失”等詞匯,表明了台灣人才流向大陸的“現狀”。除了教育,台灣民眾的日常文化生活呈現較少,以正面形象為主,帶有較為濃厚的人文氣息,重視傳統文化的繼承。文化活動豐富,文化產業發達,流行文化尤其是音樂娛樂環境較為開放和繁榮。

  涉及軍事類題材的報道較少,以負面和中性報道為主要基調,具體內容主要涉及軍隊貪污、軍機渙散、招募困難、能力下降等問題。總的來說,《導報》呈現的台灣軍事形象總體比較單薄,一方面是因為軍事題材較為敏感,《導報》在選擇報道進行二次傳播時必回“慎之又慎”,另一方面,《導報》的定位是市民都市報,以福建地區普通市民群體為主要受眾群,而軍事題材報道相較其他題材更為專業,可能會給讀者閱讀增加難度,所以《導報》轉載的軍事新聞更偏向於軍隊的八卦消息和奇聞異事,如流彈誤傷民眾,軍官吸毒被抓等,塑造出台灣軍事能力單薄,軍事訴求較小的軍事形象。

  《導報》選擇的台灣與國際相關報道篇數較少,並且有多於70%的報道呈現負面傾向,其中一大部分是台灣籍犯罪分子跨國犯罪被緝拿歸案的信息,反映出台灣在國際上呈現的形象較差,給人以“罪犯橫行”的印象。同時,導報還報道了一些台灣同胞在國外遭難的新聞,例如“遇難”、“失蹤”等,有強烈的負面情緒,給讀者以“台灣民眾在境外生活的並不好”的印象。在《導報》選取的和日本有關的國際報道中,台灣和日本的關系均為沖突和對立,顯示出台灣對日的不和諧,也從側面表現出台灣在國際上的“孤立無援”。

  在《導報》選取的台灣媒體報道中,直接以台灣人民為主題的報道數量不多,其中一大部分是和經濟、政治、事故挂鉤,他們的形象多為台灣經濟下行的受害者、政治斗爭的犧牲品,以及安全得不到保障、需求得不到滿足的社會弱者。在台灣媒體針對本地的報道中,台灣民眾的形象總是歇斯底裡的,不是在“憤怒”就是在“抗議”,值得同情。但是,在和大陸有關的新聞中,台灣民眾呈現出的形象則為“親近大陸”,例如願意來到大陸求學,願意來到大陸就職,願意和大陸通婚等等。並且在這些報道中,台灣民眾表現出積極向上的態度,比如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對進步的渴求等等。同時,報道中兩岸民眾的互動也十分有愛,包括對大陸男生的褒獎,兩岸青年的騎行等等。

  大陸媒體對台灣形象的建構是有選擇性的,呈現出的台灣的總體形象是經濟衰微,依賴大陸,政局不穩,民眾對台當局不滿,願意與大陸進行交流互動等等。總的來說,《海峽導報》構建的台灣形象比較全面和多元,但是也存在著意識形態較濃,局部失真的情況。台灣形象的建構具有較為明顯的意識形態色彩,帶有泛政治化的傾向。呈現台灣的經濟形象時,大量呈現經濟不景氣的形象,且關注兩岸的交流互動,突出大陸政策對台灣經濟的影響。在呈現政治形象時,對民進黨當局和“台獨”的批判,對國民黨和馬英九的寬容。同時,報道司法、治安、事故等議題時,呈現的幾乎都是台灣的負面形象,與真實形象有所偏離,尤其是對台灣犯罪議題的大量報道,可以看出《海峽導報》塑造的擬態化的媒介現實與真實世界相距甚遠。而對娛樂、科技等議題的報道相對客觀,不含明顯的意識形態色彩,但是報道數量不多,所以對台灣形象的總體建構影響不大。

  《海峽導報》在選擇台灣媒體報道進行轉載時,意識形態和政治是首要考量的因素。尤其是2016年民進黨上台以后,兩岸關系陷入低潮,大陸媒體通過有選擇性的建構台灣,為大陸對台政策提供輿論支持,符合大陸對台政策的宣傳意圖,帶有明顯的泛政治化傾向。同時,由於中國媒體的特殊屬性,《海峽導報》轉載的台灣媒體報道呈現出模式化的問題,選擇報道時充滿了意識形態的考量。《海峽導報》呈現出台灣政治的混亂,經濟的萎靡,社會的不安,以及人民的生產生活體現出的對大陸的依賴等,反之,台灣的文化、科技等報道呈現不足,存在報道主題失衡的傾向。這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大陸讀者對於台灣的固有觀念,但是並沒有更加全面的展示台灣。

  同時,《海峽導報》在選擇台灣新聞時也有獵奇的傾向,通過選擇刊發負面的、犯罪的新聞吸引讀者的眼球。但事實上,為迎合受眾、吸引眼球,一些報紙在對社會新聞報道時由於沒有掌握好“度”的問題,導致社會新聞出現了過多過濫甚至變質變味的強化傾向。 過多的獵奇新聞,既會降低報紙的公信力,也會影響讀者對台灣形象的整體感知。

  對讀者來說,在閱讀台灣相關報道時,消息來源為台灣本地媒體的報道會比消息來源是大陸媒體的更具有說服力,讀者們更容易認為台灣媒體筆下的台灣是一個“真實”的台灣。所以《海峽導報》選擇什麼台灣媒體的報道進行二次傳播對大陸讀者對台灣的認識具有深刻地影響。未來,《海峽導報》可以大膽探索新的台灣新聞報道方式,淡化程式,減少宣傳色彩,增加報道的可讀性。同時盡量避免報道主題的偏向,在選擇政治新聞的同時增加對台灣文化生活、科技生活的報道。少一些感情批判,多一點理性分析,少一點嘩眾取寵的獵奇新聞,多一點有深度、有廣度的深層次報道,從而增進兩岸民眾的了解,為讀者呈現出一個更加全面真實的台灣。

  [1]路善全.聽海觀濤—海峽兩岸媒介生態與媒介互動研究[M].昆明:雲南大學出版社,2011:208-209.

  [2]馬凓.差異與共通:兩岸報紙媒體台海時政新聞報道解析[J].新聞大學,2009(02):111.

  [3]斯坦利·巴蘭,丹尼斯·戴維斯.大眾傳播理論:基礎、爭鳴與未來[M].曹書樂譯.北京:清華大學出版社,2015:299.

  [5]﹝美﹞希倫·A·洛厄裡、梅爾文·L·德弗勒:《大眾傳播效果研究的裡程碑》,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04 年版,第242∼263 頁、第 243 頁

  [6]張莉. 商業網站中議程設置對女性形象的建構[D]. 南京師范大學, 2014.

  [8]庄嚴, 信莉麗. 大陸媒介建構下的台灣體育形象研究——以《人民日報》奧運報道為例(1984-2012)[J]. 東南傳播, 2014(6):37-40.

  [9]路鵬程. 台灣媒體中的大陸圖像——對台灣主流報紙大陸新聞報道的內容分析與控制分析[D]. 2006.

  [10]李本乾.描述傳播內容特征檢驗傳播研究假設:內容分析法簡介(上).當代傳播.1999,6,39-41.

  [12]劉暢. 議程設置視域下的《人民日報》霧霾報道研究[D]. 2018.

  [13]鄭欣,趙華.存在與荒謬——一項有關社會新聞負面化傾向的實証調查[J].南京社會科學.2006(11).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

  眾多獲獎作品充分運用融媒體優勢,不斷開拓渠道,錘煉寫作能力,提升傳播效果﹔同時關心時代發展,緊跟時代脈搏,深耕社會需求,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堅持社會效果和傳播效果並重的原則,涌現出許多主題鮮明……

上一篇:bébéfocus贝卡母婴融资总额近千万元 预计年底落 下一篇:日媒:希拉里能否重建美国领导力成选举焦点